导航
您的位置:首页 > 基层资讯
月·食
来源: 浏览次数:90 发布时间:2020-09-21


月光撒银水,大地露色相,今晚我要做一个贪食月色之人。人间盛宴的享受往往始于眼终于胃,始于眼所谓看透品透,终于胃方得圆满。

得蟹馋吻的食客们,月圆之夜总是蠢蠢欲动。这里的蟹必然要是阳澄湖大闸蟹,每年桂花飘香的时节,远在昆山的表姐总是精心挑选几箱蟹礼邮寄过来。

“右手持酒杯,左手持蟹螯,拍浮酒船中,便足了一生矣”,酒平时是可以豪饮的,但是品蟹需慢条斯理。家人都是食蟹的高手,最喜清蒸,无须工具,他们耐着性子,小心谨慎地将蟹肉从蟹小腿里完整的剥离出来,淋些蟹醋,细细地咀嚼,肥美的蟹黄融在嘴里,香腻却更添食欲。而后娴熟地除去腮、肺等杂物,肚子上的肉仔细地剔除着,吸咬并用。食毕,甚至手指残留的膏汁也要反复吮指回味。而我总是狼吞般吃上几口,将细碎的壳带着肉一并吞下,丢到胃里极不舒服地去消化。每次大家看到我面前堆积的蟹壳粘着蟹肉,都痛暴殄天物。急性子吃蟹,确实不拿手蟹肉寒凉,不可贪食,只能趁着中秋佳节放纵一次,足以让爱吃螃蟹的人们在月圆之夜大快朵颐。。

螃蟹吃完,吃饱的猫也窝在沙发里。母亲去切水果,顺便挑几块月饼,泡一壶普洱,但是小时候吃月饼的时候可没有这般闲情雅致。

月饼或许是童年里最不讨喜的零食,总是要带着使命感去吃完它,“不许浪费” “也不能拒绝”,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般,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吞咽机器。硬邦邦的皮,甜腻的莲蓉红豆沙绿豆沙,再加上各类果味馅料,真是难以下咽。儿时尚且勉强吃几口的五仁月饼里也塞着叫做“玫瑰丝”蜜饯,红的、绿的,蜡烛里的灯芯一般粗细,这是我最讨厌的味道,每次我都是恶狠狠的拽出来,扭成一缕,用火烧了它才解气。长大后的月饼更是五花八门,广式流心的软糯醇香,咸蛋黄牛肉的,甚至小龙虾口味的,听起来像是暗黑料理,但也算是一种另类体验了。历经了南咸北甜的粽子之争,月饼的口味或许无间南北,只是抚慰思乡之情的一种食物罢了,更多的是节日中的其乐融融。

   手工枣泥月饼是朋友亲手做的,慷慨的分食我一盒,我漫不经心的拎回家,冷落到冰箱里。隔天晚上饥肠辘辘的时候,别无选择的拿起一块摊在手心小巧精致,饼皮泛起柔软油润的光,闻了闻,试探性咬了一下,记忆中鄙夷又甜齁味道一扫而光,绵密细腻的口感轻盈的包裹了我的舌尖,弥香四溢,独特浓郁,入口甘回味稍酸,而且层次分明。枣用的是新疆红枣,带着阳光和煦的口感,枣泥湿润松软,想必肯定是费时翻炒,舌尖尚能感受到火候的味道。心里蓦然有些惭愧和感动,带着这份感动去品味,也算是不辜负朋友的用心。

    露重了,翻开顾城的小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青青的野葡萄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淡黄的小月亮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发愁了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怎么做果酱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说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加糖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早晨的篱笆上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枚甜甜的红太阳。